Warning: fopen() [function.fopen]: open_basedir restriction in effect. File(/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is not within the allowed path(s): (/mnt/154/sdb/b/7/pipigigi)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77

Warning: fopen(/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function.fopen]: failed to open stream: Operation not permitted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77
Cannot open file (/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Warning: fwrite():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stream resource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81
Cannot write to file (/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Warning: fclose():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stream resource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85
吉吉de杂记 » 疑神疑鬼
首页 > 鸡毛蒜皮 > 疑神疑鬼

疑神疑鬼

2008年10月7日

昨天早上刚出门坐进公车,接到一个电话,说是电力煤气公司的抄表员,现在就在我家楼下门口但进不去,不知道我在不在家,能不能下楼帮忙把门开开。我说很抱歉,我刚走,现在已经坐在公共汽车里了。抄表员说那他再打电话给邻居试试看,并致谢。

放下电话,我开始胡思乱想了:为什么这么巧呢?前脚刚出门,后脚就接这么一个电话?我不记得自己是否曾经把手机号留给电力公司了……逻辑上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家楼下院子的铁门必须用钥匙开,进入公寓的大门也不是像大多数巴黎公寓楼用的电子密码,还是要用钥匙开。我们整楼用户的集体水电表煤气表都是集中在楼下安装的,各自家中的独立表则在年底再算,多退少补。抄表员过来记录楼下的集体电表很正常,但是为什么偏偏打我的手机呢?会不会是小偷盯上我了,先打探我是不是在家,然后找准时机下手?这不是不可能,法国的小偷狡猾着呢,认识的人当中家中被盗的可不少,胆大包天的法国小偷甚至可以把你家的大门卸下来或者砸个大窟窿!哎呀,真不吉利,今天出门的时候我脑子里还闪过这些与小偷有关的杂念,还在想家里的东西摊得一塌糊涂,是不是该藏藏好,虽然也没有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

女人一开始胡思乱想,就会越想越可怕,我坐在公车上开始心慌慌,脑子里居然想象着刚才那位可能是假抄表员真小偷,也许现在正在撬我家的门,扛着大麻袋背走大包小包的东西呢……赶快发短信给皮皮,告诉他我接到这么一个奇怪的电话,问他是不是也接到过抄表员的请求开门电话。皮皮回说没有接到过,然后也说很奇怪,怎么抄表不事先书面通知,直接跑过来呢?不过他又发短信说别担心,应该没有那么笨的小偷,哪有干坏事前实现通知主人的。

就这么心慌意乱地转了另外一部公共汽车,心不在焉的我在准备坐靠门的第一个座位的时候,突然发现座位下面有一个黑色的马甲袋装着不知什么东西,坏念头继续开始往坏的地方联想:自从911以后,经常在巴黎的地铁里听到广播提醒人们提高警惕,一旦发现可疑包裹要立刻通知工作人员云云,立刻不假思索地把黑色马甲袋上交给司机。司机倒也没啥反应,拨弄了两下就搁一边去了。

我心里开始犹豫着是不是该回家一趟看看,虽然如果是真小偷该偷该盗的都已经干完了,至少我还可以抓紧时间报警……心不在焉的恍惚之间,一位阿拉伯大妈看到我手里摆弄着手机立刻凑上前,拿着一张小纸条用法语腔的英语问我能不能借给她我的手机打个电话。嗨,我正在严重的被害妄想症当中呢,她居然还来掺一脚!”很抱歉,我的手机是锁定费用,所剩无几,只能无限制发短信,爱莫能助了。”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剩下的钱可能只有四欧元了,自己打电话都不舍得呢。

到了办公室,依然静不下心来工作。犹豫来犹豫去,担心恐惧战胜了理智,我请个假,原路返回到家。信箱里多了一张煤气表的抄表单,房门锁的好好的,屋里依然摊得乱七八糟,兔子正在做美梦,睡得四脚朝天……一切都好,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去上班也。

提高警惕,总是要得的,家里没有看门狗,只有胖兔子一只,不管用。

随便看看

鸡毛蒜皮

  1. hoiyan
    2008年10月8日01:18 | #1

    你的担心是正确的,有时治安太好会让人疏忽。最近阿姆斯特丹很多警察随街检查行人身份,还在闹市设岗进行车辆酒精测试,居然连开摩托的都不放过……

  2. 2008年10月8日03:04 | #2

    hehe,有时想的太多可能不是好事.减少50%才好.纯属个人见解.^-^.

  3. 2008年10月8日05:36 | #3

    虚惊一场啊,呵呵。不过警惕一点总没有坏处的。

  4. 舒迦意
    2008年10月8日19:42 | #4

    经济一不景气,偷盗事件就多,不能不警惕,况且你家那抄表员是怪,哪有直接打电话问开门的。

    胖兔子不管用不说,如果偷儿偏偏相中了它,奏更糟糕了:P

  5. xuemei
    2008年10月9日10:15 | #5

    没事就好,不过也真奇怪,抄表员怎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

    提高警惕是必要的,这世界现在正乱着呢。

  6. 咖啡香水
    2008年10月9日20:54 | #6

    我是停完车一直路上疑惑我有没有锁车,出了家门有时疑惑煤气到底关了没有。越想越不安心,呵呵。对了,你不是有我的邮件地址吗,就是我在你博克上留得那个啊。

  7. 2008年10月10日12:51 | #7

    我们籍着借手机进而抢手机的案件最普遍了,不能不防,政府的宣传片也提醒市民不要轻信他人。大城市生活确实让人变得冷酷无情,在有可能伤害到自己的情况下也只好妥协。我也认为抄表员的那个电话太恐怖了~~~~

  8. 2008年10月11日10:57 | #8

    乱世之下,的确要当心安全。荷兰警方的安全措施是挺有必要的,开摩托车的常常是热血青年,警察这么做是对的。

  9. 2008年10月11日10:58 | #9

    那是因为你生活的地方比较安全吧?你不知道,在国外,小偷是很狡猾的。

  10. 2008年10月11日10:59 | #10

    是呀,真的是虚惊一场,还好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总觉得这电话贸然打给我真的很让人提心吊胆。

  11. 2008年10月11日11:00 | #11

    就是啊,我家胖兔子一点警惕心都没有的,好日子过的太舒坦了,经常经过他笼子连耳朵都懒得竖一竖。

  12. 2008年10月11日11:02 | #12

    我也一直奇怪呢,不知是不是我们提供给edf的,已经记不得了,最巧的是我前脚刚走后脚就来这么通电话,搞得我以为被人跟踪了行迹了。

  13. 2008年10月11日11:04 | #13

    我也是,常常在办公室里还想着出门锁门了没有,兔子笼子关上了没有,否则兔贝贝会自己跳出来玩耍的呢。
    知道了,那我以后邮件骚扰你啦:)

  14. 2008年10月11日11:06 | #14

    是吧?那我的担心看来不是多余的,我一方面担心人家借机把手机抢走,更担心这么把自己的号码暴露给人家可能会有后患,再说的确这个月已经不能打电话了,所以就拒绝了。

  15. 2008年10月12日00:02 | #15

    哈哈,是不是受我影响啦?

  16. 2008年10月13日16:33 | #16

    哈哈哈,你这么一路想,时间到是过很快吧。其实我也会这样的。
    套用一句老的广告词,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

  1. 目前还没有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