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open() [function.fopen]: open_basedir restriction in effect. File(/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is not within the allowed path(s): (/mnt/154/sdb/b/7/pipigigi)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77

Warning: fopen(/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function.fopen]: failed to open stream: Operation not permitted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77
Cannot open file (/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Warning: fwrite():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stream resource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81
Cannot write to file (/mnt/163/free.fr/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backup/.htaccess)
Warning: fclose():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stream resource in /mnt/154/sdb/b/7/pipigigi/journal/wp-content/plugins/backupwordpress/functions.php on line 385
吉吉de杂记 » 法国的翠花上酸菜
首页 > 玩味法国, 美食笔记 > 法国的翠花上酸菜

法国的翠花上酸菜

2008年12月3日

周末不想开伙,我提议去中餐馆去大吃一顿,老公却提议去REPUBLIQUE附近的一家餐馆去吃choucroute! 我听到他要去吃这个,就开始觉得好像自己的牙齿有点抽筋,恨不得举双手双脚强烈反对,只因为记忆里对这道法国名菜没有一丝丝一点点的向往和好感。坏印象来自早年来法读书时期,有一回从超市买来罐头装的choucroute尝鲜,结果第一口就被它强劲的酸味给刺激得头皮发麻,倒了胃口。从此无论在超市还是在餐馆,对这个菜一贯采取视而不见、绕道而行的态度敬而远之。

Choucroute中文解释出来就是酸菜白酒炖肉,是法国美食数一数二的名菜,也是阿尔萨斯地区的特色美食之一,被众多旅游杂志奉为法国美食不可错过的佳肴。与德国接壤的阿尔萨斯地区,除却了德国美食的粗旷,更突出法国美食的精致细腻,在寒冷的冬天里伴着火炉大快朵颐的人们,也许会被它”酸”出一身快乐的热汗吧?

阿尔萨斯地区居民做酸菜选用的包心菜叫quintal de Strasbourg,每年7月至11月间收成,这种卷心菜的叶子特别厚,拿来炒菜都怕嚼不动,而且个头特别大,据说最大的可以长到7公斤!他们把这种包心菜切成细细的丝,用粗盐一层层地压紧,放在阴凉干燥的地方发酵几星期,使酸菜富含维生素c,是冬季抵御寒冷的上佳美食。吃的时候要先用清水洗去酸味,然后与香肠、培根等猪肉制品一起煮着,再加几个马铃薯,用白葡萄酒调味,趁热吃最好吃,所以许多餐馆上菜时都连火炉一起端上桌,让整盘酸菜始终冒着热气送入食客的嘴里,让人欲罢不能呀。

维基百科上说,法国人每年人消耗量高达900克!许多介绍法国的旅游手册,只要提到阿尔萨斯的特产,肯定会介绍这道法国东北菜!它虽然外表粗糙,却在欧洲拥有大批”粉丝”,如同中国的东北酸菜一样声名远播。还真是东北一家人!说起来,这法国的东北人和中国的东北人都有相同的爱好和特色美食,追根溯源,居然与秦始皇和匈奴王的战争沾上了边。尝过这道菜的中国朋友都说它与中国东北的酸菜火锅很像,查看这道菜的历史,原来choucroute的发源地真的是在中国呢!当年匈奴王阿提啦(Atila)挥舞着”上帝之鞭”,通过连年征战大肆扩充匈奴帝国的疆域,一度东到里海,北到北海,西到莱茵河,南到阿尔卑斯山。当他挥军逼近中原大陆的时候,秦始皇修筑起万里长城进行顽强抵抗,终于逼退了异族的进犯,也让匈奴兵带回去了修筑长城的劳工自制酸菜的方法。此后,东北酸菜的制作方法经过奥地利和德国传入了法国的阿尔萨斯地区,被精于烹饪的法国人发扬光大,用猪油或鹅油烹煮,再以当地盛产的美味白葡萄酒加以调味,最终成为了阿尔萨斯地区最著名的一道特色美食。

突然想到那句著名的歌词:翠花,上酸菜!不禁感叹,吃醋的感觉也许真的很好吧。

1130-1.jpg

本是我提议要下馆子的,皮皮却满脑子幻想着吃酸菜,他这个念头一动,就把中国菜的美味抛在了脑后。他说在REPUBLIQUE附近有一家专门上酸菜的餐馆,有各种各样的菜式,而且吃完可以再添酸菜,划算极了,说一定要带我品尝一下。我坐在地铁里,一点儿都想象不出酸的东西塞满嘴的滋味有啥好的……我脑子转啊转,先提议去吃韩国烧烤,说那儿有家韩国餐馆很不错,而且我很想很想吃韩国烤肉,可人家对烤肉显然兴趣不大,不为我所动;我又提议去那里的新安江酒家打牙祭,用中国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摇头再摇头,说中餐经常吃,而且老婆做的比外面的更好吃;我又想到那里有专门吃淡菜的连锁店LEON DE BRUXELLES,使劲摇着他的胳膊说想吃淡菜想疯了,不如去吃美味的moules吧……这家伙已经被酸气包围了,还是坚持吃choucroute,说今天一定要让我见识这道著名法国菜的美味……

不过皮皮显然已经忘记了这家酸菜馆的具体位置了,我们在REPUBLIQUE广场转了小半圈,看到有家阿尔萨斯风味餐馆,里面既有酸菜也有淡菜,就进去排队了。就坐,点菜,一个兴趣缺缺,一个食指大动。旁边坐下的一对很有意思,法国老头打扮得相当考究,西装革履,打着蝴蝶领结,殷勤地服侍着对面那位身材相当性感的非洲妇女,看来是个老光棍在约会。他戴的蝴蝶领结让我忍不住发笑,感觉像看电影喜剧片似的。

结果,这顿饭果然有些喜剧色彩。

服务生是个莽撞的家伙,虽然说餐馆人气旺,工作忙的团团转的人总会有些差错,可是这位年轻的男孩子却悠哉游哉慢腾腾。上菜的时候,因为淡菜的锅是由盘子托着送上桌的,而锅子挺滑,他差点把整锅淡菜”滑”到我身上,惊险极了!此后相安无事,我吃我的moules,皮皮大口嚼他的法国酸菜。酸菜是由小火锅热着吃的,很大一堆,被他很轻松地消灭完,剩下一块熏肉,他说是”特意”留下,好叫服务生继续”上酸菜”的。可是,等了一刻钟,悠哉游哉的服务生显然忘记了他要继续添酸菜的任务,在远处和一群大声说话谈笑的美国人闲聊着呢。下面的酒精炉已经把铁盘烧焦了,冒着热气,我看着皮皮渐渐不耐烦的神情,仿佛看到他的头发都开始冒酸气,着急啊!我们旁边有坐着貌似优雅的一对,尤其是打蝴蝶领结的老头,时不时优雅地瞅我们这桌一眼。我们中间那条窄的必缩肚皮通过的走廊让彼此的动静都无法保持隐私,他看着我们俩不顾形象地大吃moule,还有烧焦烧焦冒烟的盘子干瞪眼,时不时又优雅地和对面的性感女士献殷勤,滑稽得很。

刚好餐厅经理朝我们这里瞟了一眼,我赶快招手要酸菜(因为我知道我家男人不好意思),总算服务生过来了,说,啊对不起,完全忘记了要添酸菜了,这就去端。顺手就把冒烟的盘子收走了,皮皮还没反应过来呢,我着急地在下面踢他的脚:”你的肉你的肉,快快去抢救你的肉!”这当口,还顾什么形象啊,再添一盘酸菜,没有肉怎么吃?皮皮只好站起来去追服务生,人家早把他的那块特意留在最后吃的肉给扔掉了!这回动静大了,远处一个优雅用餐的法国老太太已经瞪着我们看好久了,估计我们俩形象不雅,对不起她桌子上的牡蛎了。经理被惊动,跑来了解情况,连声抱歉,说给我们”补肉”。

皮皮回坐,一不小心,不锈钢的刀叉掉地上了,发出很响的哐啷响声,这回他头发不止冒酸气,还很尴尬啊!他本想不失体面地讨回他的那块肉,结果却引得四座齐齐回头侧目,我坐在那里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笑得眼泪水都快掉出来了,这酸菜真的很呛啊!

果然不出所料,人家为了补偿我们,上了一大盘子堆得小山高的酸菜,还有一块变两块的熏肉!可是这时候,皮皮却已经尴尬得饱了。他暗暗踢我的脚,说不知能不能打包。打包?我可最在行,上周才在优雅的左岸餐厅上演打包大戏,一回生二回熟,立刻叫来那个服务生,要求打包。人家跑来收走我的淡菜壳,又是大咧咧的动作,这回可把番茄汁给洒在我身上了!我就差没有尖叫了,这男生居然不紧不慢得边说”没关系,洗得掉的”边把那块到处抹的布往我身上擦。说是迟那时快,皮皮刀叉再次掉地上,呯呯嗙嗙!还没完呢,男生的姿势过于夸张,弯腰时衣服后摆碰到了我们桌上的玻璃酒杯,它应声掉地,四面开花,碎了一地……我双手捂双眼,想笑又想叫,唉!怎么这么不走运啊。

好在,这回虽然牺牲了我的衣服,赢回了一大杯生啤,还有一大盒用冰淇凌盒子仔细包装好的酸菜。我们只想早早结账溜之大吉,想必旁边装优雅的老头和远处很文明的老太都看够了这场滑稽戏了。又等了半天,男生才晃过来递账单,眼光却透过我俩扫向街头正好经过的滑轮爱好者队伍,说:我以前也参加每个周末的滑轮马拉松的,很有趣呢。

急急付账,拎着冰激凌盒,我们起身准备离开。这时候那位男服务生又把一盘菜汁洒到一桌客人的身上,女士在惊叫,男生习惯性地抓起抹布在善后……我的天哪,法国的翠花上酸菜,一点不浪漫!


Technorati :
Del.icio.us :
Ice Rocket :
Flickr :
Zooomr :
Buzznet :
Riya :
43 Things :

随便看看

玩味法国, 美食笔记

  1. 2008年12月3日13:45 | #1

    我的akimet有问题了。

  2. 咖啡香水
    2008年12月3日15:39 | #2

    吼吼,那这么说,这到法国名菜的根还在中国了,意大利的小馄饨,饺子,皮萨,面条,照我说,哪个不和中国有关系,跟意大利人开玩笑,你们干吗全部照抄啊。回答说谁抄谁。再问,意大利多长的历史啊,中国涅,所以。。。。

  3. 2008年12月4日05:49 | #3

    打包在這裡是很平常的事。
    雖然好像有點失儀,但是更加不想浪費食物:)

  4. hoiyan
    2008年12月4日16:45 | #4

    这篇文章彻底让我笑翻了,不过巴黎寸土尺金的地方,的确让餐馆的面积不可能太大。而且据闻小小的座位也有利于情侣增进感情,就是遇到这样的整天开小差的服务生也真是第一次见识了

  5. 2008年12月4日19:05 | #5

    新版面很漂亮
    每次看你的博都好让人开心

  6. 2008年12月5日19:48 | #6

    回复咖啡香水:我也是好奇,查阅了资料发现居然这菜和长城有关系,
    还是从中国东北传到法国东北的,真是想不到。不知道意大利的皮萨是不是和
    中国的面食也有关系呢?也许也找回中国老祖宗说不定。

  7. 2008年12月5日19:51 | #7

    回复弥敦道的妈妈:是吗,看来我是多虑了,不浪费食物倒是我和老公的一致原则。

  8. 2008年12月5日19:53 | #8

    回复hoiyan: 我也觉得他肯定做不长久,太不专业了。

  9. 2008年12月5日19:55 | #9

    回复DT:谢谢夸奖,升级以后,问题其实不少,你肯定发现留言以后就变乱码了,再回来又好像没留言似的,其实是留了言。我还要研究一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10. 2008年12月6日21:36 | #10

    其实你应该尝尝的,真的非常好吃,不要让那个罐头的第一印象给吓坏了。我现在一段时间不吃这个法国酸菜还想念得紧呢~

  11. 2008年12月8日16:51 | #11

    choucroute,好吃啊好吃,冬天很喜欢。上次我们还特意到strasbourg去吃呢。你们这饭吃的,我笑晕了。台由喜剧效果了。
    对了,用这个酸菜,我还做过东北的酸菜粉丝白肉,也很好吃。

  12. 2008年12月10日09:55 | #12

    原来喜欢吃酸菜的人很多啊,看来是和吃辣一样能让人上瘾吧?
    好笑吧?我当时也笑得岔气啊:)
    还没有祝福你家二闺女呢,真让我羡慕啊,不知将来能不能也有一双闺女……

  13. 2008年12月10日09:58 | #13

    回复ying:我倒是尝了一口,餐馆里的的确不太酸,香喷喷的,不过因为当时面前还有一大锅moule,就没有继续吃下去。后来打包的回家热了一下,酸得掉牙,不敢吃了。也许应该再洗洗吧?

  14. 2008年12月12日22:38 | #14

    哈哈,这顿饭的确吃得很有喜剧性,不知道这个服务生后来会不会被老板责备啊?

  15. 2008年12月13日13:29 | #15

    新的版本升级后测试。

  16. 2008年12月13日13:34 | #16

    回复测试。

  17. 2008年12月13日13:42 | #17

    回复评论测试。

  18. 2008年12月13日13:48 | #18

    回复测试2.

  1. 目前还没有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